人生的障礙 – 永久傷患 2 (不能跑的秘密)

中學一年級時,出現了第一個永久傷患。因為追搭 LRT 叮叮車時不小心在平交道上跘倒,左手拿著錢包關係,左手手肘著地。小時候,經常遠望到適當的車快要進入車站時,都會立即跑到售票機極速購票,望能趕及乘搭。

這個不算是甚麼大不了,只是左手手肘相較右手手肘耐力小一點。搬運東西時左右手互換上,右手努力一點便大致上沒甚問題,近乎不影響生活。

第二個永久傷患,只有身邊很熟悉的好友才會略知一二,基本上

我並沒有跟太多人提過,包括家人及親友。舊有的 blog.timhome.hk 上也未曾提過。

大石砌成的古村古道上拗柴

17 Oct 2011,好友跟她的朋友們組成長征小組,參加了2011 年的 雷利長征 比賽。比賽橫誇兩天,我在那兩天裡都分別有進行過支援成工作,即作為該參賽 Team 的 Supporting team。

第二天,我跟其餘幾位 Support team members 一早便到八仙嶺,準備跟參賽 Team 成員從 仙姑峰 落山時匯合。物資提供及策作休息後,興之所致,參賽 Team 跟 Support team 眾人一起走到終點 – 南涌。其間經過一個已經埋在森林裡的古廢村,村子的主路是以大石塊砌成,雖然石是很大一件的,但相對地出現的空隙也比較大及深。就在跟住參賽 Team 其中一員急行期間,右腳卡一卡在大隙中,應聲(拗柴的聲)跌倒。好在跌下時就得到,算是慢慢坐在路上的。

大夥兒過了終點,因不想久候大會安排的穿梭小巴或電召的士,跟友人們一起走到過南涌近鹿頸路士多處吃下午茶休息,當時拗傷處仍未有甚麼大問題。直到再走路到沙頭角路乘車到上水吃晚飯,實在太痛了。買了一支 撒隆巴斯噴劑。翌日,到跌打館裡”大修”。

急行、跑、籃球、羽毛球、…

自從那次嚴重拗傷後,基本上我的急行跑速已經慢了一點。籃球、羽毛球等等需要突然急速移步的運動,基本上我都不能進行。實在太容易出㺺不經意的扭傷。話雖如此,由拗傷到現在為止,我都曾經進行過一次羽毛球活動,好在沒事,也不算真的落場打了太多時間。2011 年12月到 三椏涌 露營,回程時在高負重情況下再次於石塊砌成的路上拗柴…,那次我便更清楚知道,我的傷處有多大問題了。2012年4月,因同行好友製造了突然的延誤,在東京駅裡跑了數分鐘,追趕時間拿行李並乘換路綫。因為需要乘換的一班列車是預先指定了座位,不能隨便地改乘下一班列車,況且下一班列車也可能拖延趕乘航班,只好冒險一跑…,可幸沒有再拗柴。

至於籃球,我真的不太敢進行了。純射籃的話,我倒可以再試試。

不急速的遠足、單車等運動則沒甚麼所謂了,不幸中之大幸。

拗傷位置已成長期舊患

根據一位醫術高明的跌打醫師所說,我右腳拗傷的腳腂位置,每半年左右總有需要再去醫師處拉一拉扯一扯,不然便會連急走路也會隱隱痛。最關鍵是會令到不其然腳腂突然失去力量站穩而再拗傷。

雷利長征 2011 – 第二天 Supproting 相集

View on TimPhotos (Flickr)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