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只能是夢

2014 年初,還是去年?前年?有人提倡 “中國夢”。感覺很空洞,而且有點慨嘆,60多年了,仍要處於努力造夢當中,真的是長期處於革命尚未成功之狀態,或許仍要加大力度拋開一切,GPD 繼續前進…前進…前進進…。

另一邊廂,有官媒表示有部分人仍在造夢,…。明白了,一切只能夢中作,尚未成功的只有無止境的 GDP 追逐。

20141116 兩傘運動第 49 天 IMG_3279 small

現在的傳媒好需要平衡觀點

從另一角度看,當朝十分大力度地去除前朝的貪腐架構當中,正大大步遇向富強當中啊。

似被推向一個方向然後被封鎖

其實,深層次的矛盾,在前朝時代裡早已被最高的管理人提出,單一被供養式發展、無創意的管理,導致越來越多人所取向的生活態度被視為錯誤、不智、妙想天開、只想享褔不求上進、… 等等一萬種罪名似的。政府傾盡全力支持自遊行啊,怎麼人們不懂把握機遇,從事一切由海量自由行而衍生的事情呢?這些事情有哪些呢?

  • 炒高鋪租,零售業百上斤,從業員待遇未見等比地被提升
  • 炒高住宅樓價,自由行不會純粹地觀光及體驗甚麼當土風情,比較大部分是因種種原因而搶購生活品、名貴產品,甚至是搬來宇宙巨額金錢買房子,進行資產變換

因為要全情投入自由行及其衍生的新興經濟,甚麼也需要自由行優先,爭相向他們提供一切所需。但有趣地,在這場超級經濟傾斜式轉營之中,實際的得益者似乎一面倒地遠離普羅大眾。

跟上一代面談 脫節程度遠超所想

image

早幾天到大嶼山北部踩悶車,這種季節果然總是令一切環境都變得冰冷、灰暗、低對比度。濛濛濃濃地轆車,幸得四百年古村剛剛有祭祀進行,有燒豬肉分撈到自動加蜆肉的餐蛋麵裡外,還跟伯伯細膩他的社會問題角度,還有很多驚奇有趣的歷史體會分享。該士多已造訪多遍,每次都有故仔可享用,不管他的角度裡有多了脫節遺漏,但伯伯也仔細地分享每個部分,果然是行船之人(伯伯是該四百年村子中的本原居民),見識廣濶。我們都似乎在不同的立場之上,得到一些共同小結論。若正視居住問題而不是只嚴重傾向,基本上可以減少大部分不滿。

脫節

伯伯話幾百萬人點鬥得過十三億人,我在這裡停了一停,心想,這片大陸的歷史總是一個 Loop,Fing 不到外面去,永遠是需要鬥天鬥地鬥人,還要是自已人。轉頭,伯伯又話中國人就自古都係咁,一味鬥貪。伯伯多次慨嘆,”唉,我同你哋都係傾下偈姐,都係唔輪到我哋話事…”,他也不同意我贊成直接委派一個人落嚟做特首的角度…。而伯伯聽到我提及有不少人只想正視矛盾所在卻被歸類為”爭取民主”、”搞亂香港”,真正的一籃子社會失衡問題嚴重再度被忽視之後,伯伯的臉上充滿大惑不解似的。

伯伯認為…

現在的人太幸褔了,身在褔中不知褔。在他細說昔日一般人們在村子或市區的生活狀況,並以此跟目前人們的生活大作對比。但當中我跟伯伯提到一大差別是伯伯不理解的。現在的人怎樣省錢租住板間房,甚至是籠屋,上班也極少可能遇上”包伙食”的待遇,連同交通費跟三餐的開支,難以支撐。莫說包伙食,上一輩很可能還以為公司裡還有”姐姐”在管理各員工的茶水,想飲甚麼可以向”姐姐”點叫,安坐在座位上等便可以了…

或者有人會說,自已煮吧!上一代往往不太明白今時今日低下階層需要 OT 起來時係可以去到幾盡了。求求其其近凌晨時分吃一餐半餐所謂的晚餐可能很難得。

伯伯認為香港有幾百萬人,住屋問題定必難處理。這種角度我不禁覺得過於膚淺了一點,香港實際上是有大量空置單位的,更有大量單位是被人買了但持續空置狀態。簡單而言,大量單位被炒賣或變換資產,最終住宅單位並不是被用以解決居住問題的東西,很諷刺的經濟傾向。而用作平衡社會上遊力的居屋或公屋,卻因長年豪宅優先發展及安置新來港移民等政策左右,已經跟香港的普羅大眾沒甚關係。議會被商界及維穩建制盤據,目標只想維護一小撮人。從前有云,先讓一小撮人富起來,現在則似是只維護一小撮人繼續富起來。手指隙間漏一點去維持大眾階層穩定地生活下去的元素已失去十年多。2003 年的經驗,或許已從共渡時艱過渡至富官併結維穩陣營,二等艙三等艙的人只能更牢牢地關在即將沉沒的甲板下,甲板上的人只管併命地阻止下面的人衝上。想法子令更多的人脫困,並不是太多人願意多花心思的。

新界西北發展中,往往又被歸類為很多搞事的人只管環保、保育。嚴重地忽略保育跟經濟發展實際上在其它國家或城市中有不少好的例子。更重要的是,新界西北發展中,豪宅比例高得令人吃驚,對普羅大眾的居住問題並沒有多大的真心幫助。引用伯伯的 “怎跟13億人鬥” 之論點陳述,香港的住宅政策再不作出改變,就算將整個香港的地表攤平(山人全部移平並填海)建滿住宅,又怎夠 “13億人” 去買呢?只有 13分之1 的人來購買,也不會夠分吧?不需要甚麼政治知識也計不好這條算式吧。

伯伯又認為警察太斯文

首先,警隊利用作解決政治問題的工具,本質上已經存在很大的羅輯問題,完全是不想正視訴求的舉動。伯伯提到昔日警察可以打死人,現在的人示威實在太幸褔了…。這裡充分展示出儒家思想的禍害,根心植根奴才生活態度,平民必須為權貴服務,不要搞亂權貴的想法及行為。一旦出現擾亂秩序的狀況,不會深究發生甚麼事,一味只管打壓,不用思考。再者,行為的恰當性,被拿去跟好些國家或地區的警隊比較,然後合理化及美化暴行。不必要的亂傷人,怎樣也不是恰當,不能說已經很好沒有打死人吧。怪不得有些人會為貪官護航了,”貪少少姐,又唔係貪天文數字…”。平民則被說成只需要用一把呎去度,然後判以最高刑罰,甚至有人會楊言,”打死佢啦…”。這句”打死佢啦”從來未聽過被運用來形容貪腐權貴。”拉去打靶啦…”,現在都少聽見了,奴性跟嚮往成為權貴的魔鬼心態已十分深化並普遍了。

常被提到的外國勢力,從歷史來看,這片大陸自古每場重大的主權變更時,其實必然出現。最高的權貴們同樣地為求自保及霸權,每每作出最大力度的引入外國勢力。而社會運動之上,有外國勢力乘機滲透,我其實不太明白怎麼會被放大並成為轉移視線的重點。引發社會運動的社會失衡問題呢?深層次陽盾問題呢?(前朝最高管理人也有提出的,但歷任香港的管理人並無正視)

一而度打壓訴求,管理水準之低,老是不會被改進,更甚者只會被大量的前輩視為阻礙既得利益者的搗亂暴徒。可憐的是,大大力度幫忙打壓的人,往往未必是既得利益者,只是不醒覺,還認為目前的社會仍然很有法治平衡,看不到以法擾民、亂搬籠門、選擇性執法、法治開始不適用於擁有巨大權力的官員。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