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學的重要、中文的敗壞

又再在車上續讀 健吳 的近作,今晚看到的段落提到日本語世界裡有不少工作敬語起源於日語誤用,也有日本的教授發表過論文指出那些日本語語癌。

有趣的是台灣有部份餐廳集團機械式訓練服務生用日式工作敬語之直譯中文複合句法跟客人對答。好笑之餘又實在不自然且過於拉長…。台灣人口語世界裡近代也出現怪現像,會加插一些日式接腔之中文版。

最精境是健吳覺得大家溝通到感覺到還是算了,過去數十年大刀闊斧破壞中文的行為多的是,區區幾句工作敬語又算甚麼…

《來生要做日本人》 這本書,往往講出日本的事實,香港台灣人眼中的誤會(還衍生出大量怪規條、必食、必做、…),還有日本的怪現象又如何跟香港台灣兩地產生變化。

書的中心思想其實想表達做不做日本人倒是十分其次,重點是我們所處之地及周邊有太多的失落了,從觀察學上出發去了解變化十分重要,了解後才有可能再作進一步的防範。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