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人・內人,Take advantage/Advantage given?

過去很多年前曾誤打誤撞地報讀了一個名字十分長的管理課程,大概是跟 IT Project Management 再加上 Corporate Outsourcing 的內容而成。在修讀、修畢該課程之前及之後,都知道這個社會早已流行外判文化,美其名是將非核心工作部分移離,減低架構的複雜性,集中資源去幹好核心業務。其實往往另有目的,慢漸漸走樣。外判文化變成一班老臣子只為求殘喘到退休的一天,退休前持續行使他們的尊貴地位及權力,從中自我感覺良好並尋得存在感的樂趣。對一個企業來說,這樣的高層人員存在往往本末倒置,一斷侵害企業的價值。

一個企業,涉及日漸增多的外判項目,核心項目也不其然會慢慢因為種種原因而試圖外判出去,反正向對上一層解釋得通,自己只保留所謂 『管理』 角色。此舉有很多 『著數』 的,推動核心項目也大大力地外判出去,往往可以在眾高層當中突顯自己的人腦網絡能力,以熟知外間有 『好使好用又平直又大碗』 的著數可取 『上位』,另一方面在更高層級的會議當中,可以輔助比自己高一層的高層人士 『上位』,好讓他們在更高更高層面前領功。

去年,曾到一家新公司工作,拉車邊地算我也是第一批新人,開荒牛之一,公司是一個大國際集團旗下的子國際集團於亞州地方內新開設的分部,分部本身部分業務及人員是來自另一個香港既有分部以及當時已結朿的深圳分部。親眼所見、比我早些許入職的同事所訴說、再加上來自既有分部的人員所描述,這個集團對於 物流/第三方物流 這個業務其實不是太了解認識!

有興趣想知道甚麼是 第三方物流 是甚麼的話,可以自行到 Wikipedia 查看一下。簡而言之,就是傳統的物流業務再加上所謂的代工服務。代工服務可以極之廣泛,只要是廠商們認為有些工序就連他們自己的廠房、配發部門也不願做的事,也可以推到 第三方物流 公司裡去,只要肯支付原本物流分發貨物以外的好些服務費用便可。

第三方物流 公司內部有一些稱作 Solution Designer 的人員,會協助公司內的 Client Account Manager、Operation Manager、Account Manager 等等 去策劃一個可行的流程及處理方法,一旦一切 『設計策劃』 好了,廠商便可以寄存貨物到 第三方物流公司 了,而需要分發貨物時,需要預先通知,好讓 第三方物流公司 的工場人員先為貨物進行需要處理的事情,然後安排貨車正式送出貨物到目的地方或再到 空港/海港 續運下去。那些需要處理的事情,可以零碎得很,例如,有廠商是生產索帶的,生產線可以超馬虎地製作,求求其其以重量計算用貨車送到 第三方物流公司 裡去,索帶廠商需要分發商品了,便通知 第三方物流公司 預先進行分類、包裝、找出壞貸 等等。真心地說,這是一種十鈼可怕的行業,永遠處於很大變數之中,也極之容易出錯及莫明奇秒地負上好些需要賠償給廠商的業務。廠商們本身都不重視有關處理部分,所以外判出去,一切更加 『隔重山』、一切更加 『亂來/求其』(雙方也是),甚麼事情被追究責任起來也大可以多一個地方可以推過\去了,做管理層的心目中必定肯懂這回事,不用多說。

派駐到香港的最高層級管理人員、或是好些 Solution Designer ,往往都不太清楚,還好 Operation Manager 以及 Operation team 的人員均豐有實實在在的經驗,爛攤子般的處境環境下仍能維持運作,但這一點也帶來不好處,集團亞州地區中有一個亞州總部的,作用本來是管理各亞州各分部,但給大家的感覺向來都是毫無地方智慧,還往往只以高高在上的姿態行事,基本上只求向集團上方的母集團 『交功課』,壓柞出數字遊戲來求存的一個亞州總部…。好些 Solution Designer 根本就是很基本的商業實務也不懂、Common sense 完全免奉,只有一點是可以肯定地能幹的,就是不理任何因素只求省錢,以及設計出富趣味的不平等條約,將一切最汏的利益歸類到廠商方面,不少中層䝷都深感奇怪,怎麼可以不是為公司著想先呢?老是保障廠商權益為主,是那些廠商們的派駐間諜嗎?不得而知,只是好戲頻密起來可以天天出現,惹人哭笑不得。

外人・內人,真的是一句外判了就不再關事?真的不屬於非核心事務?

這個香港新分部租用了一整座不太高的貨倉大樓來運作,Office 也設在同一座大廈內。無論是大廈本身的結構、後來的間隔劃分、裝修、空間運用等等,幾乎是沒有任何一處是稍為正常的。不論問任何一個員工都大概會有這種同感的!

公司將整座大廈的保安工作外判給一個物業管理公司去主理,而保安系統設備則外判到別的公司提供,物業管理公司也包括每星期派來一名維修人員提供所謂的維修工作,但不包括任何維修工具提供。在所有眼中簡直是送錢給人家享用但不打算獲得實質的支援!只要壞了任何大廈本身的基礎設施,其實維修人員是幾近沒有任何事可作為的,大概可以想像那個所謂的維修服務只是每星期有一天派一個人來了解一下,若有簡單工具提供給維修人員而損壞的東西又很簡單,預先準備好需要的物資,維修人員便會嘗試維修。只要涉及的事情比較大些少,按章處理下只會代為主持公開競投工作,接洽其它公司來安排維修工程,只不過物業管理公司內部其實是一個蓋用到數十個煲上,根本沒有任何行政管理能力可言。結果還是要兩三位公司內的同事去兼顧物業管理上大大小小的事情,要不是維修人員 『好心/好人』,很多事情按章下即使已準備物資也不會進行維修的!參與簽訂有關物業管理合約的人們,我膽敢說一句,『豪無 Common sense 之餘,也將一座大廈的管理視為一個住宅單位的管理來看待』!這事情害得 IT、HR & Admin、Solution Design team 本來已嚴重不夠人力物力資源下的困境變得更加白上加噸!這些問題無法好好地直接自主的管理,一直只會是自己搬巨石壓在自己的腳指頭上,往往影響到本身的業務運作。

保安主任有一天跟我表示,車場管理上,連出貨時貨物從各樓層送到車場貨台上的 『閘紙』 驗收、貨板點算等工作,車場部分車位以及地面最好用的倉庫空間又 『租上租』 地割讓了給另一公司,他們不時需要向 Office 人員乞討無用的 A4 paper 來手寫通告或指示配合工作需要,希望可以增添 Printer 以便保安室可以利用既有的電腦來編輯通告指示。要求其實十分卑微,但曾經有一位派駐來的 GM 否決了為保安室添加 Printer 的念頭,理由是保安們是外判公司的人,不想他們 『Take our advantage』,例如怕他們會大量地印自己的東西。該位 GM 還掉下一個難題,又要成本低,又要有效監察他們多印了東西。

這事令我頓覺外判可以多麼的可笑,保安員本來就不包括參與公司的出貨營運工作部分,貨台上的額外工作已經是 『送贈』 性質,為改善通告指示以便貨車司機、外來人員等可以看得更清楚,減低誤會促進日常安排及突發安排。但一直被倦入參與營運的他們,終究也只是 『外人』,從公司立場看,又搬了一塊大石壓在自己的腳指上了!也難怪物業管理公司從不平等條約上鑽盡空子,搶回這座大廈一直難以 聘請/調派 保安員來工作的失地/成本。Take 人家 Advantage 太盡時,又不發覺營運上不流暢的地方,可憐無知的 『高高在上』們…。

對了,怎麼看起來出出入入的貨車司機們都時刻需要保安員們的指示及安排,天天工作也不熟悉環境,也沒有收過內部電郵或被管理人員們告知大小事情嗎?其實那家公司雖然涉及物流業務,也佔十分重的核心業務部分,但就是真的沒有自己的貨車車隊。只有幾部貨車是較為 『相熟』!遇上分發貨物前的處理工作有任何阻滯,遇上貨倉取出貨物上的任何阻滯,急需優先運送的時候,是毫無應急用車可配合的!

過度外判・過份外判

高自信但低能,欠缺各地方的在地管理智慧,混入一個又一個政治自保為本下向分部發落的高尚新政策伴隨下,那個國際集團整體管治實在比一家獨立的小公司還要差勁。懷住滿心希望而加入過的人員均感無奈且驚異,完全沒有任何一個小節可以談得上是一個有歐州悠久歷史背景的大集團之子集團,一丁點歐州風格味道也無法被嗅到。不太明白歐州那邊的母集團是如何可以這麼重用相信那個亞州地區總部的所有行徑。

因際遇問題,我自問曾主動或被動轉換過不少工作不少顧主,這一回是首次嚇見一個公司可以在短短成立一年半內流失這麼多員工。在我跟隨 OM 及 GM 的離浪潮而辭職前三個月內,可以有六名 General Office 員工辭職!更加在我已離開後的三個月左右,有九名分別於 General Office 及 Operation Office 工作的員工辭職!這 15 名人員當中有九成均是主理十分重要位置或是 高層/高高層!厲害吧1自命亞州地區中屬最優秀的人種 ,管治不同地方的能力簡直是難以置信的低,自己曾工作過兩家也是受管朿於該等人種所成立的亞州地區總部,家人也曾於工作上跟那些人種交手,實在太多的謊誕故事了。要不是面試時被騙,滿以為公司充滿西方列強的文明氣息,我絕不會加入呢。當時時任的 HR & Admin 高層跟我表示,她也是同樣地受騙…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