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匙心計 及 究極樽頸

年初有一件事一直疑點重重,大惑不解,最近有了一個比較直接的結論。

曾在一個沒有任何管理可言的組織裡待了約半年,有很多事情當時打算可以好好合作,組織的知識庫也不用白白浪費,可以衍生成好些對社會有意義之餘,又能令全職參與者能有一個支持生活的平台用以工作活動。

過了一段時間,太多因素令很簡單的作業也無法順利實行,因為那些因素實在難以解決既有困局,參與者也難以動搖高度集中的唯一決策意向去調節一下,大家付出何等努力去作出多番嘗試亦無法解決最大的樽頸問題,一切準備好也好,就是最關鍵的部分動彈不得。參與者也需要生活,需要向家人有交待,也需要向自己有一個交待。眾人紛紛離去,無意再糾纏在好些既定困局上。

而那個組織年初有其中一處地方需要交吉,另尋地方安置設施。唯一決策者召集持有鎖匙者,要求交出鎖匙並簽下文件作證明。問題來了…

  1. 拿取鎖匙時,大家身份上本身十分含糊,毫無作何正式關係契約之餘,也沒有簽下甚麼文件於取鎖匙的事情上
  2. 基於上一點,交出鎖匙時卻要人家簽文件?道理何在?為何要這麼強調誰人交出那單位的鎖匙?要強調誰人曾持有鎖匙吧。

疑點有以下,

  1. 單位業主怎會知道有多少鎖匙?例如被人複制了多少個又怎知道呢?何不換鎖來一個徹底一點的處理方法呢?
  2. 若業主問及有多少鎖匙,又何不交回那數目旳鎖匙了事?要這麼強調每一位人士給業主知道?業主真的想知道那些人?
  3. 聲稱簽文件是為了保障大家,一旦單位有問題,大家已向業主簽了文件證明已交出鎖匙。

第三點是最可笑的,業主一向沒有參與分發鎖匙事宜,你交多少文件證明誰交了鎖匙,又有舍用呢?完全不合邏輯。一旦有事要追究,交了匙的人又怎證明給業主知道沒有其它複製出來的鎖匙存在呢?(其實業主怎樣也無法去確定有多少鎖匙存在啊!交吉後換鎖也是常識吧!)

唯一我感覺得到的是,有人可能因地位問題,心拍有事惹麻煩起來影響無法預料,要求簽文件便會有一群人一起倦入,這樣便比較有可能脫去有意無意下被扣上的罪名。”波”可以一直交下去短傳下去,以不了了之手段去化解事端。我也希望我的推論不正確啊!但往往類似的事情就是令其他人感到不愉快,甚至被坑。

常在背後說人家很保護自己、不合作、不肯負責任、…。到頭來,最強烈地保護自己的人是誰,參與者們心中有數吧。合作關係一直迷糊不清,組織架構上好些行政事情均無做好(當然地有很多理由擺出),法理上怎算也只能說是參與者一直在做義工當中。參與者,一直都沒有任何基本需要的保障。

我不敢說決策者存心貪便宜地利用各種人力物力,但組織的基本維持元素一直不存在的情況下,再加上一直只以學術研究 Group Assignment 角度去處事,或許決策者不覺得苦了自己,但肯定苦了本來有心參與其中的人。個人作風難以改變,個性也難以一時三刻作出調節去配合大局,但最起碼知道工作上的最大樽頸問題,是有必要的。不能說甚麼甚麼民族傾向不同,因為大家不肯走多一步去同一意向完成事情,先完成後檢討未來修正云云。問題根源是經過多年,重複又重複再重複地出現相同的安排錯漏、毫無流程時間觀念、資源傾斜(除學術以外,一切 不懂/不肯 分配資源),…。我看不到有任何”事後檢討再修正”的成份呢。旁人只會當作是有人一直在設局取用免費資源、免費人力精力、…。

回頭看,要要說業務部分了,光看學術研究部分,怎麼會由晚晚擠滿熱心者,去到空無一人的境地。經常聽到有一句說話,參與的人可以留名,比起金錢更有價值。我不是說這想法完全不對,但在全職投入者來說,還是需要生活下去的吧,能生活下去才能繼續說以後可做的事。

 

展覽會,用意是向大眾介紹一個組織在做甚麼的好機會,也需要向大眾展示有甚麼可以參與其中,有甚麼產品或服務可以有得益。無奈地一個巨大的攤位裡,精力一直只集中在超高端的學術論文上。那些論文何不只展出簡單版本,且只佔小部分面積,在攤位裡設置小講座,題目演講或討論完畢後,有需要的人才交予詳盡的論文書刊呢?一般人不是專家,怎麼要當大部分人都是專家,大部分人都會去看那些展板呢?除了艱深的學術元素,外間的人看上去,根本不知道可以從組織中獲取甚麼,實在太可惜。

經過多年,有一個很簡單的問題,看來一直沒被發現。那些展覽活動,就連臨時拉夫式的義工,又或是一直參與其中的人士,撐場的意義或許連保安也不如(保安也有維持秩序的工作)!因為任何人前來查問,不可能會有人懂得合理及有意義地回應!攤位裡的一切,就只有一個人懂啊!就連有甚麼例行活動可以供大眾考量一下的元素也沒有。(極其量又只有義工參與考察…)

或許決策者心目中就只有超高端的研究思維,只會覺得參與者一直不肯理解,無法變成同一級數的科學家水平,引至一切事情都不順利。但我希望能反觀一下,那些中端低端,以至很基本的營運工作,決策者又是否有需要去理解一下呢?

“你喺咪應該嚟理解一下我 D XXX 呢?!”

理解了也無助決定拿甚麼去展出吧!貨車就到樓下了啊!又是有一個人決定得到拿甚麼去展…。這樣又被指為”唔行多步”、”不配合思想意向吧”。我們連透導拿出打算拿去展覽的書本,也無法順利完成這一小項工作。只有一個人懂決定拿甚麼典籍去,因為九成都是論文水平的東西,我去決定就可能一本也不派上場了(已有大量巨型滿是文字的論文展板)。拿了幾本出來,又跑開了,會議就老是幾分鐘便呆住,數小時無結論。我也是難得一見 Boss角色的老是離開會議席。

任何東西其實有心理解也無力的,組織裡日常工作沒有固定的人員在進行其中,會出現的人一直在”打自由位”,但大家不是科學家,有些位置跑了過去也只會是浪費大家時間吧。一切又在輪迴,重複又重複地無進展。

以下列出冰山一角的會議對答:

參與者:”用 TV/Mon 播片會比較容易安排及低成本…”
決策者:”電子相架駛幾錢?!”(只想到攤位要夠華麗吧,但距離展期很近了,動態內容幾近無安排)

那一刻我心想,若真的買大量電子相架,有甚麼可以展示?有甚麼可以供人們互動?展示簡單網站也沒有內容安排…。電子相架這種貴價不實際的東西可隨便一擲千金,參與者的生計問題卻一直不多考量…。組織是大家的!講的是動聽,但甚麼也不能拿來用來業務作業的,場所、設施、工作間、…,過去再差的 Office 也不至於此。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