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要學習日本語並了解日本事情

最近一位老友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過面了,就約他來一起外出吃個飯。我輕輕提及我修讀的日本語課程快完結了(該校的其中一種課程,三年制普通級),而老友隨便問起,『對你有何作用?』。我當時隨便回答,『暫時沒有啊,…』,我並沒有即時答出心中所想的,那天再見面,閒聊其它事情比我修讀日本語的深層意義來得重要。

Version: 3.1 | Modified at 21:00 13 Dec 2015

3.1:
太夜打文關係吧,一度誤將入口同樣帶有乸味的菠菜跟通菜混為一談。
3.0:
加了些少延伸閱讀、併命輯拿錯別字/打錯碼而出現的字、修整了部分段落文句。

轉變

或許…某些事情上變幻原是永恆,或許…人生本來就有很多事,是徒勞無功的啊 (最徒勞無功的可能是中學畢業後修讀了 Computer Science…,雖然是真心地有興趣良久的…)。或許…有些事情是以往被自己過度忽略,總覺得需要一點肯定,要去試一試併一併。為何要學日本語,過去也曾寫過不只一次了,但這一次可謂最深入最詳盡的。我深信,不少修讀日本語的人們,心裡的那種動力也曾出現過大大小小的改變。

跟日本的結緣 – 鐵道文化

嚴格來說,自小我並沒有熱衷於任何層面的日本文化,直到 2000 年左右成為 『非發燒級鐵道迷』 起 (自小到中學時代只對巴士有興趣的),一度對神州大地的鐵道歷史有興趣起來,而當中好些的年代裡發現出現一些特別元素,例如 滿州國時代的鐵道、好些朝代裡的鐵道文化又跟日本過去的鐵道文化有不少類同之處(或許基於那些朝代跟日本的關係密切,甚至是友好有關)。就是這樣,巧合下變相繼日本鐵道也一併有興趣起來。

但那時我仍沒有太大動力去認真一點學習日本語及其文化,只是有想過若能看懂日本語,可以繞過中文世界的討論區內容、轉譯文章或翻譯書本來直接了解更多。另外約在 2007 年起曾追看某些日本明星所拍的好些日劇,但當時只管追看中文字幕為主,對原對白並沒有興趣(後來的翻看又翻看才開始針對對白起來)。

跟日本的結緣 – 實地接觸

這個楆題中的 『緣』 跟男女之間的緣份並沒有關係,是我跟日本這一個國度的緣起。2009 年下旬,一位老友相約了我跟另一老友,一行三人打算報團到日本作半跟團半自由行,我們三人皆於同一所私立學院修讀電腦課程出身的。當時大家就好大假日子,於十二月上旬出發的。那次參加了其中一家以日本旅遊為主的旅行社(該会社本身也是日本企業),旅行團十分有趣,當年尚算新產品 – 半自由行。旅行團本身為五天,但其中一天是完全自由活動的,導遊會協助各小組應付哪個 Special day 上的疑難排解,也會為到埗後仍對哪個 Special day 茫無頭緒的小組提供推介。當時我跟老友是選擇了去大阪城公園。

本身對該旅行社的安排、突發阻滯應變等已十分滿意,日本對旅遊業的管朿相當嚴,從不少細節上可見一班,導遊也表示公司對導遊的選擇十分嚴謹,曾留學並工作於日本很長時間的人才有機會獲取錄。導遊連日在車上均分享不少日本的歷史文化趣事,好些內容至今仍清楚記住。

首次下車不久已感千奇百趣

從第一天乘搭飛機到日本,從一個十分悠閒的空港到愛知縣名古屋市市中心一間酒店及附近的地下街,一切攝入腦海的事物十分奇趣,又帶點不能形容怪怪的感覺。

當時飛機到達的空港雖屬第一類空港,主理國際航線,可是角色上當年只屬緩衝備用,悠閒得當時只有我們一班航機需要處理入境呢。海關、客運大樓、旅客運輸交匯點等場所皆空無一人,團體等候停車場裡也只有迎接我們的那一台旅遊巴呢!

導遊知道我們整團人只有幾位不是苜次訪日,首次下車帶我們過馬路去一個地下街前,特意充當一下學校裡的先生,教我們如何過馬路。聽起來有點可笑吧,但真的有這個需要。藍公仔亮起了(日本是沒有 綠燈/綠公仔的,它們都較為偏向藍色),等待過路的行人們也走動了,轉內彎的汽車們也同時起步轉過來!雖然有 『Train』 過,有不少團友仍表現出有點 不自在、驚慌、困惑,此時導遊走到較前位置,倒後走路姿態一再引領大家放心過路,再次表示汽車見班馬線上有人是不會駛過來的!我心想,這個國家一定存在無限趣味。隨團共進晚飯後到酒店安頓好,我們一行三人自行外出走走看看。巧合地在我拍攝過路處的片段及照片時,發現有一位女子很衝忙,無視紅公仔燈號直接衝過班馬線,同時有其中一方汽車已見燈號轉了從另一端行駛過來,多條行車線上首排汽車一起停在班馬線前,後續駛來的汽車也逐一停好,完全沒有衝過路口那種慣性似的,急剎車狀況完全無發生到任何一台汽車上!

拍攝時身處一個大馬路中心的長長公園裡,走到一座行人橋上望向一個繁忙路口的方向。此時有一位外籍人士用英語詢問我來自哪裡,大慨他留意到我在拍攝的東西實在太平常了吧,閒聊幾句他還替我拍照,看來他在日本居住了一段時間似的。

接著我們又走到 名古屋駅,人們來去衝衝但走得十分有條理甚少出現 『對頭閃避』 狀態,很神奇,這種神奇也出現在過馬路的事情上。車站規模也大得有點怪,也看到有最少三個機構似的 (JR、新幹線[其實都係 Under JR Group]、市營地下鉄),在香港很難看到。名古屋駅平台也是每年有聖誕燈飾的地方,我們亂走亂撞下就去到那個平台了。

自由活動哪天的最大奇趣

自由活動當天從大阪府的 豊中市新千里 – 千里阪急酒店 出發,以導遊介紹的方法前往大阪城公園,回程時採用另一個我們預本準備的方式返回酒店,經過須要轉車尚未大翻新的大阪駅 (近年竣工的模樣已大不同),那近十個月台簡直令人著迷。N 種 型態/用途 的列車進出停留,結果晚飯時間推後不少,因為我們花了十分長時間走遍那近十個月台,頂著腳架走走走期間又遇上日本的鐵道迷(他們明顯地有一副業餘專業氣牆!)。

導遊叮噣過我們,當天是星期五不少日本人會下班後去居酒屋聚會,不要太晚才開始回程避免乘車混雑(擠擁)。結果我們還是接近十時才完成晚飯,因為在駅周邊找地方吃飯也不容易的,找們有些少要求,也花了點時間輪候。正式轉乘 御堂筋線 時看到列車進入月台,那一刻老友不禁埋恕起來了,列車裡的是 『沙丁』。我當時打趣地說,『都沒法子了,進入 返家戰爭(上班戰爭的朋友吧) 狀態吧,必要時兩個人抬起一個人逼上去好了,節省空間一下吧…』 (導遊曾在車上分享他留學日本首年的生活,上班戰爭時段裡各式其式的列車推擠技能也有的)。好加在的是該線的 千里中央行方 班次,大部分乘客均在 大阪駅 下車的,待 『乘客.zip』 解壓完畢後,我們尚算容易便進入車廂,只是一直站近另一邊車門貼住車窗,好在尾段架空為主的,可看看街景。

若我們拖延至十一時才登車,情況其實不堪設想的,這時段會出現趕 『終電』 人潮,人們追趕尾班車返家(聚會多在 縣府中心地,人們往往要較長時間返家的, 日本通勤鐵道線也較香港的早終止服務)。

自由活動一整天,奇趣事物也衝進腦海一整天,還不夠,我們臨瞓前決定到附近找找便利店買宵夜,而其間更走到大約一公里外地方走走看看,走過一條大大的高速公路、大座山丘、無燈無人已休息神社、以及一個住民區才折返。

開始自學日本語

回到香港不久,開始自學日本語起來,但經過近一年時間進度極不理想,書本、書本附送練習、五十音手機遊戲 也試過了,僅僅學懂了 五十音。

正正式式學習日本語

2011 年上旬,適逢轉職當中,又有一位老友打算到日本拍攝婚照,相約我隨行。原訂由攝影公司安排一行四人的行程,也有自由活動日子順道旅遊一下,我們也做了些功課計劃行程的。但結果不幸地日本遭遇世紀大震災及世紀大海嘯,還有一連串災難,最終轉為到 韓國的濟洲島 拍攝並旅遊(掌年該島嶼才剛開始國際推廣旅遊,以往只是韓國人首選旅遊聖地,往返之內陸航班密得可怕的)。

從韓國回來之後,除了知道文化上 濟洲道 跟韓國內其它的 『道』 截然不同外,也知道韓國歷史上曾受日本管治,現在也不難發現韓國有不少層面均與日本的相近,獨特的 濟洲道 在這些層面中相較韓國半島更為明顯。但更正確的來說,日本及朝鮮有太多事物均源自 華夏文化圈/漢字文化圈 興盛時期的,那些事物又往往留在他們的地方裡繼續保存或發展下去。

韓國語雖將語言併音化,但當中其實有不少單字是漢字來的,只是不再以漢字方式呈現。

再出發:在日港人311地震後感

看過當時由一群香港居日人士所編寫成的書本,道出他們對 311 大震災 的感想。書本除了能看到作者們的感想外,還有一種強烈的力量散發自字裡行間,他們均在觀察日本人面對這場世紀災難的實況,他們的應對態度往往令人感到神奇、費解、尊敬、無奈。無論如何,他們就是有太多東西實在值得了解甚至學習。也因為這樣,才會有一群人(包括作者們以外的好些參與者)聚在一起要將這些人和事記載下來吧。當時他們還發起了一個行動,名字叫 『Japan Reboot』 (以不同方式來応援的 Project 也有不少,部分仍有運作的)。

曾有想過反正未找到工作,去當義工隨團到災區応援一下吧,可惜我明白到要去幫忙也有一個十分重要的前提,必須能跟日本人溝通,否則只會變成災區裡另一種負擔。也看到有些團體真的出現了一種狀況,義工們去到災區無法好好地融入工作,語言障礙在日本這個國度是十分 Critical 的,接觸人民以英語來溝通實在太困難,能作翻譯的人也不多,也不利工作流暢化,尤其他們十分講求 ホウレンソウ(俗稱 菠薐草 的讀音,報告、連絡、相談 三個單字字首讀音併起來讀,剛好跟 菠薐草[=菠菜] 相同)、

同年四月一次路經中環,到位於 干諾道 的 日本文化協會 報名,五月起修讀一年零四個月的入門級課程,正正式式學習日本語。報名前也曾找過好些日本語學校的資料、背景、歷史、特色等等。好在曾自學過一下五十音,到日協報名的人大部分有備而來,往往是曾經在別處學過些少日本語,先生第一堂也彈出一句金句,『五十音也未學懂的,為何會來報名呢?』(語氣上很平坦的),第二堂及第三堂便要小測 平假名 及 片假名!

新方向

的而且確,對日本語及日本文化的興趣在過去的十年裡有著十分大的轉變是存在的。除了發掘出的趣事歷史漸多外,修讀日本語的場所也有不少影響,師資上他們要求先生最少於日本生活過十年以上,課程也有一定程度的文化導入元素,曾經也找到一份文件內容是日本語教育研究組織制訂的 Guideline,每一節也有一些文化導入指引,再加上不同先生在日本的奇趣經歷分享,產生濃厚興趣作進一步了解、關注或研究的層面及範圍也隨之擴大不少。

至於工作應用上,間接的是有的,直接的不曾出現。舉一個小例子,這是了解到日本的 VPS services providers 往往給用戶們驚喜,也反襯出香港的 VPS/Hosting services 如何不濟。除了華文、英語世界的資訊外,也多了一個日本語國度的能作參考。至於被動地出現的日資機構面試機會,也一直不抱太大期望,因為深明會話能力對他們來說十分重要,懂閱讀日本語實在太基本,書寫方面倒不是太關鍵,重要的文件他們不會輕易交給外籍員工處理的。

 

相關…

日協普通級第三年大考(三年課程最終考試)

不管基於甚麼原因學習日本語起來,只要是真正有興趣的,即使一度出現暫緩定必千方百計再堅持下去的,或多或少也有主動學習態度。就讀的學校每個學期均有人 『出出入入』,期考後無法進入下一學期或學年而要 『出』 的同學,絕大多數仍會在外找地方繼續學,有心挑戰的人則勇於嘗試考編入試(插班或直入普通級某個學年) 繼而成功 『入』 (或再入)。

別人的 為什麼學日文 又是怎樣?(網路搜尋精選出來 Only)

王可樂的日語教室

木兆子口未(momosoda味)

JRO與小熊筆記本

Iris’s life

www.36rain.com forum (遊戲動漫同人次文化 資訊網站)

www.balisa.tw/PCJAPAN/ (新日本通網站)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