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 超強寒流

小時候,香港的天氣尚算四季分明,記得小學時其中一年凍特別要命,上課時凍得寫字也有困難的。翻看歷史,香港在數十年前也試過凍得特別厲害,據民間記載,當時海邊出現大量凍死的魚呢,可見當時天氣一下子變冷的速度及程度是多麼的急多麼的狠。

前一星期,開始有消息指上週較後日子開始會天氣明顯轉冷,接著的數天裡,這方面的消息變得海量湧現,也有指美國及日本的氣象團體(非官方/官方)預測香港也有可能出現降雪現象。

上星期三,天氣開始變冷起來,就在星期三當晚如常到中環上課,不少同學也有不同程度冷病了的表徵,未到 Break-time,我本身體內若隱若現的傷風菌也乘機有所行動了,結果總共三小時的課堂裡,我將兩包紙巾用耗,全都拿來『包雲吞』了,本來我從心門乘巴士到中環期間仍沒有任何傷風跡象的。因為這樣,我罕有地下課便立即乘巴士回家,沒有跟平常一樣在學校附近先享用晚膳。翌日早上我到附近一所珍所看了醫生…。

堂上先生表示日本關東地方也開始下雪了,不過只是區區的數厘米,先生記得他小時候關東地方下雪一般也可以及腰呢,日本的天氣近十年都有明顯改變,冬天真正寒冷的日子短了很多,雪也沒有以往落得這麼厲害,而夏天則變得比以往熱及時間長。的而且確,近年都總會在新聞上看到日本有不少人因為炎熱而引起不同程的健康問題而失去生命。不知道日本的四季分明又會否漸漸地失去呢。

但今晚看到這則日本的新聞… 115 年來最寒冷的天氣?!

スクリーンショット (46)

到了星期五晚、星期六、星期六晚,超強賽流進一步侵襲廣東地方。星期六晚起香港不少地方一直在降冰雹,跟以往多次的降冰雹不同,十分密集且有雨也夾雜,從晚上直到翌日早上一直持續。平常連夜下雨,樓上另一台冷氣機衝下來的水柱撞及我的冷氣機聲音是很吵耳的,昨晚則是超強風下吹來密集的微冰粒(冰雹),它們一直灑到冷氣機頂上發出輕力輕聲的噠噠聲。沒錯,風力十分強,跟九號颱風時吹北風沒有兩樣。幸好我的基地主要是向南,正面地受北風吹襲的大概只有那台不幸的冷氣機了。平常怎樣冷也好,我總保留一扇翼窗打開一條小空隙,而且廁所的抽氣扇怎樣也會保持運作(晚上洗澡後廁所變得很濕),但自從星期五晚起,我真的要不再讓它運作了,實在是很寒冷,儘量令室內溫度高一點點。沒錯,所有窗已經關上,只餘下大門及廚房的抽氣扇雨檔有些難以密封的微細空隙仍在容許寒風通過。

今早在屯門處於 2.7 度的氣溫下出門,晚上活動過後回來,簡單地看看新聞資訊,原來今天有不少人被困在高山上,有些是觀賞結霜的,有些則是巧合地參加野外比賽當中。高山高處的路面也結了冰,冰封下汽車不能正常行駛,就連人也難以站穩,沒有配備雪爪加在鞋底的消防員也舉步為艱,跟其他登山者一樣在山徑、道路上滑來滑去,畫面有點滑稽。結果消防從昨晚至今天早上一直用不同方式引領受困者、受傷者下山,有的是游繩、有的是運用鐵梯(當作雪橇?)。沒錯,如此冰冷及冰封的環境,大家都沒有太多經驗吧,一般爬山/行山鞋也不可能應付這種環境吧。

洗澡前看了一會兒的影碟,影碟也經已跑圈完畢,但 AV Receiver (Amp.) 也沒有任何暖意的,實在罕見。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