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4 Oct 2013 – 西貢長咀重陽節露營(從未遇過的艱難)

適逄重陽節,一般人可能需要到不同的墳場或鄉郊風水地向先人致敬。儘管重陽節原本並不是拜祭先人的日子,但對於香港人來說,除了登高,另一重大意義己是拜山了,可說是香港的其中一個特別的習俗。

長途露營活動

原本不太清楚叫作長咀的地方在哪,只知道它近乎位於西貢區的最東端。以往最長途的露營,應該是我第一次參加的露營活動了。2008年時,跟朋友們一起到咸田彎露營,當時的計劃並不周詳,於西貢從下午出發,久侯村巴到西灣亭,開始步行到西灣海灘時己經是日落之時。再沿海岸水泥路徑向東走,己經需㚽開著電筒前進了。最終摸黑在咸田灣海灘上求求其其找了個地方札營。當時大家己經走了很遠的水泥路,腳軟軟,真的求求其其起了營便吃乾糧作晚餐了。進食也夾雜風沙,睡覺也是。大家都完全不懂露營是甚麼一回事,裝備也十分簡陋,涯過難入睡的一晚,總算可在咸田灣的士多吃個飯,再欣賞咸田灣的美麗瞭闊景緻。因為不懂物品在袋內的重量分配,更不懂物品如何排列得密一點緊胋一點,腰帶/背部支架 等調節木是不懂,一來一回背著大背包走不少路後,腰也傷了,痛了兩星期多才好轉。

自此,都沒有再去過長途露營了,一舨都是 Hea Camp. ,而且從接駁交通工具的下車或上岸點起計算,一般不需要走超過30分鐘的水泥小徑路程便可到達札營的地方。也因為這樣,露營的取向偏向”豪華”,例如在 Camp site 掛上聖誕燈飾、找來兩座手提雙頭爐及大廚級朋友煮精美美味飯菜、帶同紅酒及高級肉排造豐富晚餐等等,只會在露營地點附近走走看,也不會離開札營地點太遠的地方。

如何前往長咀露營

長咀本身位處西貢的最東端,沒有道路可至,若從海路前往,靠岸也有困難,可能在東灣或大灣的沙灘登岸,再沿海邊山徑步行前往己是直升機之外最便秉的方法。一般遊人會在西貢市集乘搭 94 綫巴士到黃石碼頭,轉乘快艇或街渡到 赤徑 ,翻過山頭到 大灣 ,找個士多吃過午飯,穿越一片小濕地直達 大灣 海灘的東端,沿岩右徑往上爬,爬過一個山崗(真的需要爬上爬落、穿過好些樹隙,下雙臂),到達 東灣 。東灣相較大灣的沙灘部分短小很多,但也有溪流及小草地,可以露營。再爬上一個山崗,到達一個山嶺處,開始是碎石、狹窄、間中需要穿過荗密權木林,再走個多小時方能看見長咀的露營早地。本來狹窄的碎石路在遠足來說都不是甚麼大問㫻,但加上負重,個子較高的人走行時會有一點難度,有些技巧需要注意一下(我也沒有這方面的好經驗)。

從山嶺往下走,正式到露營地點前,有一較斜的碎石路要走,雖然這一段己是全程海岸山徑中最闊的一段,但斜度不少,沒有行山杖的協助下,相當難行,很易滑倒。到達時,開始感受到強勁的海風從東邊海洋吹來。

因為我這個高負重、個子高、不習慣重裝走碎石崖邊路的隊員存在,進度十分慢,也需要在險要路段上跟隊友對調行裝上路,結果午飯後從 大灣 的士多出發,到傍晚才到長咀,天也在札營時開始轉黑。

晚上上課學山藝

雖然隊中有兩位一起玩過多次露營的好友同行,他們經驗豐富,但有另外三位大師級專家在場,大家一起上課,從札營選擇座向、位置、落釘技巧(包括好些高級釘的簡介)、拉營繩技巧等等,由低再聽一次。當中都有好些跟我平常聽開的很有出入,但舊的及新的也可歸納為因應不同環境而有不同的可參考方案。例如,專家認為有那些東西是”無用”,有點主觀及強加意味。若不是長途露營,好些個人喜好物品未必是絕不能帶到露營地方吧。

長途露營的基本考量

行裝計算重量是有必要,但這方面有點無奈,我口有一個四人用的舊款營帳,光是營帳己有3.x KG了! 用品上又沒有太多的鈦金屬造的精良品,看來長途露營暫時並不適合我再參與。手杖也很重要,但也需要好好掌握在岸邊崖邊碎石路上的操作技巧。

後感

因沒有好好細杳看路途有多遠、有多起伏及難度有多高,去程花了太多精神在路面注意上,整體變得累了。本用作拍攝日出的 DSLR 完全沒有使用過(本來都位處袋中較高位置,但經過多次被重新 Packing,沒有打算發掘它出來的慿慾),有一本書帶到去也一頁也沒看過。真是可惜。六級風令營帳奏起嘈音來,難幾入睡。很早開始睡覺也無法令自己翌日可充滿精神地去走原路回程。光是從 赤徑翻山到大灣,己耗用不少體力,長咀露營實的難度是高的(老手們當然不會認同)。

大灣到長咀,再望向短咀,海崖景緻、沙灘景緻、將軍石景緻均是一絕,據知只要雲量少,長咀短咁的星空是不錯的>天公造美的話,西貢最東從海平面出現的日出也是相當壯麗。有機會可再試試。

趣事

小黑與營友

現在才知道,西貢大灣的士多,有多頭狗隻都喜歡在附近走走看看八八卦卦的。其中一頭部分人稱牠作”小黑”,當天引領獨個兒稍為晚一點才向長咀進發的營友,還留在露營地方任人摸任人玩。有隊員也向小黑送文雞翼等食物,小黑真的很乖。不過小黑也有搗蛋的一面,正當我們到小溪流洗刷東西時,小黑從後步近”吹水兄”背後,正為另一隊友照明的”吹水兄”嚇然聽到背後有腳步聲,但卻沒有燈光,心感不妙地肯定不是其他營友步至,大叫一聲並從的對岸跳到我這一邊(即是我跟另一營友一直站著的一邊)。用電筒照向”吹水兄”原來站著的一邊,看到小黑…

原來小黑選擇在長咀逗留睡覺時,喜歡到小溪旁的一個大石後扒扒睡的,那裡可以避風啊。

風箏

“吹水兄”帶同一個樣子有趣的風箏到來,還配上一個很先進(可能只有我這樣認為)的風箏線碌。在另一營友協助下,風箏很快便乘風直上高空,高得很難看見。營友還說,他曾試過放好風箏後將風箏線用營釘打在地面,尤得它持續地飛,離開時,將風箏線札在行裝上,一邊續放風箏一邊走路。我忘了問一個問題呢,他這樣使到風箏伴隨他離開,若風箏大一點,會否對減輕負重有所貢獻呢?哈哈。

山火

每年到了重陽節,少不免出現大量山火個案。我們在離開時,正當從大灣的士多處再起步步出赤徑,爬畢長命斜到路徑的頂位時,遇到大批民安隊員。他們當時正在休息並等齊隊員,各人帶著不同的東西準備繼續登山,主要持有減火拍。稍後在碼頭附近再看到一批消防員開始登山。乘搭街度時,清楚看到從蚺蛇尖起一直向西已有大片山嶺被燒過。最接近赤徑的山嶺,多處冒出白煙團,更在街渡船集離開碼頭不遠之際,乘風冒出火光來,看來死灰又再復燃。

奇怪的是,較晚才獨個兒到長咀匯合的友人表示,他進來的時間已看到蛇尖那邊有煙,即使那場山火都燒了一段時間,但前往及回程的兩天裡,我們都見過通向山火方向的山徑是有遊人進出的!難道他們是不怕山火圍困,曾繼續他們的行程?還是他們其實是走回頭當中(從有關山徑步出者們)?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