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等說三道四 不平等專長待遇

自小,可能外表差吧,每不每都容易被人拿來當作笑柄,對與不對也是常被拿來取笑一番。就連家人也不時會呼叫自己作『才、咁鬼』。

又可能細半年至一年便入學,往往跟不上,很多事都總覺得後知後覺。試過代數課題做不好,罰留 Lunch 了,前幾晚自己再做好幾次,留 Lunch 當天照常回家吃飯,早一點回去課室『補回』留 Lunch 做額外的題目,才可以在短短 20 分鐘內做好,然後繼續上堂。但太多科目需要這樣做的話,實在太吃力。需要強大背誦的科目駐定不會好,但以另一種印象記憶為主力的事物,倒是自然地容易上手。中學時下課了回家研究電腦上的事情總是比溫書來得有趣一百倍。

又因為研究的事情比較『另類』,又不是出身於有錢家庭,又不是就讀甚麼名校(不是注重分數那些)。每每被人認為我在發春秋大夢、無聊、扮哂嘢,甚至出言諷刺。或許我應該早就將自己打造成跟一般同學一樣,迷漫畫、天天打幾場波、狂煲遊戲機(還要是沒甚麼思維策略訓練可言的類別)等等才是正常地當一名普通學校的學生。『聽聽埋埋』的不客氣言語實在多如銀河星宿,也習慣先死忍,甚少舒解。直到有時刻爆發了,或是不知怎地條件反射下直接衝口而出(那些 聽聽埋埋 對我極不客氣的語句),每每令人感到受冒犯,或是令人感到我憑甚麼有資格可以作出指指點點、評論。

傾斜式歧視

但有一個謎仍然存在,那為何只有我需要默默承受別人的白眼、瞧不起、恥笑譏諷?或許自己有一定的原罪,我的出現只會造成大家的不愉快。

有時運用再多的生活化狀況或人類工作模式來比喻來解說複雜的資訊系統問題以應對部分多問題用戶,結果同樣地有理無理又被指 『D IT 人… 唔知講乜…』。點解人們要開車,怎樣也要對汽車有些少了解及知識;露營,怎麼樣也要對野外活動及暫住生活有一定認知;下廚,必須了解不同的工具、器材、材料 有一定的知識。但天天要使用的軟件、連線,來來去去多數也是那幾套,用戶卻大可以不思理解、不聞不問,只會嚷住要人來幫忙。倒不如我將他們的職位也拿來做好嗎?

有時真心覺得情況就像清潔工人不懂使用清潔劑、不懂使用那些多用途清潔用手推車上任何設備一樣,怎樣壓榨地拖頭也不懂,然後嚷住清潔部上司們開口埋口滿是清潔界述語,根本上司不是在說人話…。從事會計工作的人,又可以只懂會計上的事情,面對中央化的會計系統可以一句不明白電腦使用就不去做嗎?怎樣接上總部的特定內聯網以便取用適當的系統工作,也是他們需要關心的一部分吧。回到本段之首,清潔工人又可以不去了解如何取用所有樓層的設施來完成好每一個清潔工作嗎?家中沒有那些清潔設備便可以坐下來發呆表示不懂工作嗎?然後又嚷著沒人教沒人指示,指上司滿口專有述語不說人話感到無所適從?還是人們覺得畢業後一切都不應該去學習去了解?一本通書可以睇到老?單車老店也要了解新的單車界進化事情吧,高密度有細緻紋理的外胎,往往被好些人、甚至是老單車店主誤以為是 『光頭胎』,實在嚴重脫節了吧。

還是不明白嗎?試想一下大家本身也未必是從事家居裝修的工作,為何每當找來裝修公司來為家居 『搞搞新意思』 時,我們卻可以頓時化為超級工程師,不斷跟判頭們頻繁地批示每處的工作及要求,樂此不疲…,但換在資訊系統配合的工作環境時,我們又不可以有這種心態去協調並完成工程,這是甚麼羅輯?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