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生圍的汽水婆婆

昨晚,2015年9月11日,秋風輕輕吹,晚上天氣和麗。就是出奇地在這種周五晚上並不是有太多人在屯門/元朗踩單車。或許大部分車友都跟隨了某個單車群組,拉出長長單車龍遠征尖沙咀吧。

因為早前因傷患暫停了兩個多月踩單車上下班及閒時舒展筋骨,近來重新出發,發現速度、耐力、操控上也大不如前。最終我也沒有跟隨大團遠征,就連打算跟隨大團至 屯門公路轉車站 或 深井 自行折返也臨時念頭打消掉。取而待之是跟一位車友登門造訪一個即將開幕的 樓上單車Cafe,店主也是一個近來較熟悉的單車群組創群成員之一。談談東談談西、聽聽歌、搞搞車,十時許離開。道別過後,獨個兒踩車至南生圍。

孤獨的『晚上十點後的汽水婆婆』

原本不知何時開始,南生圍於周五、六、日晚(甚至閒日晚)都會有一位婆婆踩住單車,在南生圍路一個 T 形主要路口附近開檔,售賣樽裝水、運動飲料及汽水,起初並沒深究的意味。直到昨晚,從 MTR元朗站 旁一條比較少人知道的捷徑,摸黑穿越一段爛路(那條捷徑入夜後黑暗得尾燈也能射出一道道紅光線到很遠的),駛至那個 T形路口,發現汽水婆婆獨個兒於路邊靠著單車發呆。

從 MTR屯門站 起步,一直踩至南生圍路,沒打算停下來的我輕輕望過汽水婆婆一眼便加速駛往盡頭。一路上去程也只爬過兩台單車,回程又爬過另外兩台。新裝車錶仍未作專業一點的調整及設定,時間、車速、距離等數據全部不能參考,以感覺來看並沒有進步,大慨能 “長 Keep” 的車速徘徊於 30KM/h 左右。軚氣不足的景況下,長直路果真吃力。去程順風,但卻調至八波行駛,密腳一點;回程當風,卻又調至九波行駛,練重腳一點。

『晚上十點後的汽水婆婆』的閒談

就快回到那個 T形路口,汽水婆婆依舊獨個兒呆著。由較遠一點位置純滑行,緩緩駛至汽水婆婆處。汽水婆婆問我想要飲甚麼,求其選了一罐橙汁。

實在太奇怪,如此好天氣的一個晚上卻又較多時候一台單車也沒有。泊好自己的單車於路邊,關掉大燈,由得其它小燈、尾燈、警告燈繼續亮著,自己也坐在路邊。邊喝橙汁邊跟汽水婆婆聊起來。婆婆過去到現在的生活都很有趣。

見證多項新界西工程進行

原來婆婆於十多年前已開始踩住單車四處售賣汽水,主要以各個大型基建的工地為目楆,不少建築界人士均知道她存在,有時更會有工人主動提示他何時到來賣些汽水。工地種類繁多,有河道改善(過去好些滅絕生態的渠道化工程,好在近年已不再以此方法為主導)、重型鐵道興建、車站、快速公路、公路改善、單車徑修整、大型住宅項目、低密度村屋群、等等。

出沒南生圍 T形路口

婆婆屈指一算,大約五年前左右,開始有跟她熟悉的單車友,致電表示希望婆婆可以晚上到南生圍售賣汽水(有趣,那些車友從前是工地裡的人吧)。錦田河下遊河畔之一的南生圍路多年前有鱷魚出沒後(沙貝河),傍晚至晚上多了單車人士踩車進入,以那條相對接近元朗市的大直平路作閒遊慢踩,也有的於改車後到此路好好地試車一番。奈何日間跟夜間有一大分別,沿路有不少士多、農莊,他們於日間提供林林種種的飲食選擇,但太陽下山後,全部關門休息,部分更早已不再居住於此,關門後會驅車到別處,翌日再來。

婆婆也不打算打擾日間做生意的士多及農莊,反正也有其它工地可做生意,就應車友要求晚上十時左右到 T形路口。有時單車友太少,她也會坐一會兒便回家。但也試過回家不久被相熟單車友致電聯絡要求出來『補給』他們。我不禁問問她,『你住在附近?』。她表示我猜對,就是住在附近才有興致應要請出來售賣汽水。

南生圍近況

閒談間,汽水婆婆跟我分享了 N 個工地售賣汽水的不愉快經歷,大多是有村民不喜歡她的出現,主動地衝擊她的單車,幸得工人協助以及向警員指證。又試過遇上精神有問題的村民多次報警打擾,警員也經過多次才知道報警的人是有精神病…。又試過被走到工地賣飯盒又賣飲料的小䏢推倒單車,一怒之下投石掟毁對方的小販車…。

說到這裡,汽水婆婆口中經常說『人善被人欺』(我近年也900%認同這一點,尤其工作上,有時候是需要”PK”一點震攝一點),她開始提及很多南生圍裡村民之間的故事。金錢果真容易令人變得難以置信地不道德、不公平、不合法。自從南生圍路出了名,南生圍比較接近南生圍路的村屋粉粉大改造,有的變成士多,有的更變成農莊,漸漸村民間的紛爭也變得多起來。

簡言而知,南生圍地帶較深入的部分變得更荒涼,我也曾踩車內准探險,村屋九成廢置,田畿路也往往嚴重失修,也有大樹欄路,很容易便會跌進田地、魚塘。而接近南生圍路的村屋,則不斷擴大擴大,即使有些地方早已被收回並賠償,往往也被人圍起來。圍著圍著,又引致好些環境問題、財物物資放置問題、蛇蟲滋生問題。也有一些沒有被好好打理的小湖變成臭水湖。外來人多了進入南生圍,財物物資被偷去也不時發生,有時村民每每先質疑鄰居在先,先動武後理論。

汽水婆婆住附近都有80%是真的吧,我求其形容一下某一家士多些少特點,汽水婆婆都立即道出士多名字,老闆姓氏,…。

汽水婆婆講得『肉緊』之時大聲說道,『我走去幾個部門度投訴下,佢哋都有排煩呀!D地方係佢哋咩?D魚塘變臭水湖無犯法?堆堆埋埋D肥料生哂蟲又唔理,又咁近人哋屋企…。威水喇,巴之閉喇,亂叫亂吠。有時嘈嘈下又話我做乜咁大聲俾馬路D人聽到,我話俾多D人聽下唔好咩…』。

收檔休息

閒談了大約半小時,實在太離奇地少單車出沒,汽水婆婆也收拾行裝準備踩車回家了。我也坐回單車上,開著大燈,一口氣踩回家了。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