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しい世界のドアを自分の手で開くこと|自己打開通往新世界的大門

告別 2015 年並踏入 2016 年,或許是我近十多年來最冷冰冰的一個除夕以及元旦,但不要緊,有些人生大事,其實己經被自己冰封了十多年,若以 2015 年第三季為分界線,被冰封的人生大事己封存了 11.5 年了。再細心想想,又應該是 10.5 年才對,因為於 2003 年初開始,曾經試圖實現那個人生大事,那時試了一年多些,沒甚麼成果,但仍有一點等著。對於 2015 年,沒有甚麼事真的值得著筆,大抵上只有一個或許可以,那個就是我決意離職一事。

前言/Readme.txt/Quick start guide

這個文章很長的,也不會為你帶來任何便宜的歡樂可用來麻醉刻板的生活,不幸的你看到這裡有以下幾個選擇。

1. 關掉瀏覽器

  • 一直以來很討厭我的人、一向以來覺得我是大白痴不需理會但尚可用來恥笑一番的人(Sorry,我怕悶到你笑唔出)、一想起我便要強力地操流利粗口者(不要讓你身邊的人擔心,突然聽到你大叫粗口起來)
  • 若你本身已經認識我二十年或以上而且一向有交往者,除非你不怕悶打算繼續看下去
  • 若你本身已經認識我良久,十年左右吧,不怕悶的話也可以速讀一下,途中覺得想睡便去睡吧(至少尚能讓有點累的朋友們起了安眠作用)
  • 不小心地因種種原因闖進來這一頁的人,請細心檢查一下搜尋結果,這裡是我本人的網誌網站啊,新世界集團各座大廈的大門資訊在這裡並沒有記載

2. 拉到本頁面底部

有大量 Social Network 、Instant Messenging 、 Blogging/Micro-blogging 、 Note taking 、 QR Code(直接搶來朋友的手機拍下並打開本頁)、 甚至是 Email 的轉傳/記錄功能導向,可自行決定將本頁送給你的仇人,害他/她耗用一下上網流量、本來大有作為的精神狀態、或是寶貴的時間。

3. 向本網站的站長報告一下

如果你有任何不滿可試試向站長 (Web Master) 作出提點,一般可於 About us/About me 的 Menu item 所指向的頁面上找到他的 Email address,不過有一個溫馨提示,這個網站似乎過度日式化,About us/About me, Menu item 或許不會以英文來呈現的。

4. 炸掉這裡

本站閒時都受到不少攻擊,尤其是 『Comment 廣告黨』 與及一些莫名奇妙的暴力撞 User name and password 者。在修修保保過一下之前,曾經被留下 11萬條 Comments 有待 Approval,滿是產品廣告或奇妙內容,也曾疑似被估中某個 Login name。真的很不滿打算發洩一下,試試代我出一個新帖子吧。

 

好多謝你竟然看到這一行…多麼的有能耐啊。

內容大意

過去十多年的生活實在過得很糟,十分遲十分遲才有點頓悟。決心大幅修改人生大事上的取向,跟以往的生活主體告別,從新出發,Reboot…。

『從前有一個人,佢發現佢一直都搞錯咗好多嘢,於時開始作出改變,變咗…』 (麥兜 Mode していた) ← 間中出現的三文三語混雑思緒,ごめんなさい…。

一試定生死後的傳統路途生活

高中開始了一個學期算是我真正感到自己有一點想法的時間,讀畢中三的我當時成績算是不錯(尤其被強勢操練所打造出來的數學科成績),還因好些校務政治因素干擾(不少同學也曾有這種想法),我跟好幾位同學一樣,被誘導選修附加數學科(AMath.)-_{": 作為高中生涯中最倒楣的一個科目。假如叮噹在我的書桌櫃子裡爬出來,我必定回到選科當天改為選修當時相當零壓力(對我來說必定是這樣) 的電腦科,至少我可以有一個 HKCEE 會考科目 100% 置之不理而又能拿到不俗成績,而且可以消除我對高中的冷感。中四第一個學期,一切表面上仍跟中三時的一樣,我也在那個學期裡考得第四名,100 年後再問我我仍會覺得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當然,這個優秀的假象只不過是十分懂得應付高中的同學仍未開始全力地開 Turbo 而己。學業上的心灰令我那兩年間近乎對大部分事情均採取押後態度,一切彷似打算推到會考以後才再去想似的。那些事情也包括高中時期裡不少人也曾開始嘗試去做的事,就連第一個學期裡本來會跟班上一位可人兒通電話互相支援做功課的生活環節也沒有心機去維持。AMath 真的太可怕,害我很怕複雜的數式至今,本來數學成績不錯的嘛,一下子跌到深谷。

會考準備時期裡,大體上我都有跟好些同學進行溫書這種活動,但很明顯地我的讀書靈根本就從沒被召喚過出來。最難忘的是考 HKCEE 裡 AMath. 一科,四分三時間我只不過在座席上發呆,會考後可以如何?前景無從想像,離開考場,我決定以走路的方式從那所鐘聲奇特(日本學校常用的那種鐘聲)的學校返回家中,若屯門的青山灣尚未進行過任何填海(有些少似今天的大嶼山-梅窩-銀鑛灣,喇叭形海灣),我當時己幾近橫渡了整個青山灣海灣了,杯渡襌師用杯來到青山,我是用腳。

另類途徑

會考超低分,意料中事。聯招雖然有很多同學都齊齊申請,但因暑假時參觀了當年於會展舉行的升學及就業展覽(當時會展新翼人工島部分有了不久,今天看見新舊翼間再擴充的架空展廳部分尚未出現,只有接駁通道),認識了一間有參展的私立學院並參加過他們安排的講座,於是放棄己獲取錄的工業學院(今天的 IVE之前身)電腦平面設計課程,到那家私立學院修讀電腦科 High. Dip. 課程。

世事很奇妙的,3年 High. Dip. 課程中,後兩年都奇妙地成為了 Helper,間中 Part-time 地留校工作,工作範圍包括平面設計工作,例如為學校製作 Poster、Leaflet、Handouts。不過有點嚴荷,首天工作便要求修改一個稿件,在我表示不懂使用 CorelDraw 時,介紹我當 Helper 的老師在我的工作枱上放下一本 CorelDraw 書本,並表示不難的…。曾報名的工業學院的志願似乎以另一方式達成了。可惜 Adobe Illustrator 結果當道並取代了 CorelDraw 的市場地位,至今我也無法如當年般快速完成心目中想製作的東西,真的很想訪問一下當時熟悉 CorelDraw 工作的人有甚麼感想。

Full-time 地讀畢 3年 High. Dip.,留在該私立學院升讀 Degree course,但改為以 Part-time 方式修讀。該校的課程跟英國一些認證掛鈎,跟隨英國的關連機構課程內容,最為嚴謹的 Degree level 更由關連大學編製考卷、監考、保管並押運試題、觀看 Final year project presentation 等等。Degree 可選擇 1 年 Full-time 於香港或英國修讀,也可以選擇 1.5 年於香港以 Part-time 方式修讀。選擇了 Part-time 的我原因只有一個,High. Dip. 畢業前有企業來到飾選學生並安排面試,招攬學生到他們的公司裡當 System Developer Trainee。有幸(如今我覺得是不幸) 被選中,因而只能選擇 Part-time。

其實老爸有問過我有沒有打算放棄工作取錄一事,Degree 那年到英國一年。我當時超笨拙地決定了留在香港邊工作邊修讀…。繼選修 AMath.,又一個人生重大錯誤!

輾轉輾轉、打工打工

一來我是過了 2000 年 Summer 才正式投身全職工作,二來又不是甚麼 UGC Degree 出身,打從第一份全職工作開始就己被壓低薪金,同等職級同等工作性質但可以少別人 10000 元!中高層人員樂意回到他曾進修的院校招請學弟,但老闆仍是有一把尺作量度。

往後的多份工作詳情只作簡述,它們不是本文的重點。大致上…

  • 曾跟隨過一位神經博士當 Freelance 一蚊都收不到結果只得來一台垃圾級電腦。好在從中認識到一位不錯的朋友至今已成老友
  • 曾到一家 Windows Mobile Phone (Windows Mobile 2003/2005 為主) 的公司當 Web programmer,領教到歐州企業交給新加坡作亞州各分部主控中心下的工作環境為何。更加見識了一場台灣科技產業的高招手段,見證了科技廠商如何利用他人的公司去替自己打開市場,市場成熟了便自行建立品牌,將各拓荒者一一推倒。可謂是一場 ODM 的精彩故事(ODM 是甚麼? 不是 OEM,自己去查找一下吧)。界別以外的人往往誤以為當時期各地區的 Windows Mobile phone 多個品牌都是跟 D 字頭的那個一樣,不思進取而慘被 H 字頭的追趕滅掉。其實 D = H ,D 是潛蘵先行殺手,往往同級 Model 都比起其它 ODM 品牌多一點功能或好一點的 Hardware spec.。有趣有趣。
  • 曾到城大企業群旗下其中一家科技公司工作,工作地方包括 街道名為達知路的校園實驗室及創新中心(原名 科技中心)。
  • 跟隨上一點所提及的公司裡其中一位老闆到原本為大客戶的公司裡以 In-source 形式以 Technical Consultant 身份工作,整隊人跟老闆一起到客戶公司總部裡去作為 Consultant team,有點似寄居,主要跟從老闆及 PM 指示工作,還有跟客戶公司的 IT Manager/內地廠房/內地研究中心 的 IT 人員 商議大小 IT 事務
  • 曾到另一所大學裡工作見識更多令人大開眼界的事情,電視劇及電影中的好些情節也無法相比的灰暗
  • 曾嘗試於未有足夠日本語能力下應徵某機構的 IT 工作,結果被採用但不適應被安排到 日本人Team 工作,環境不適應關係只做了三個月。
  • 曾跟幾位朋友/人士到一個 NGO 機構裡,希望達成該 NGO 的一個長久以來己有的願景,將學術成果商品化並提供教育服務。可惜因為種種經營磨合上的問題而無法正式上路,還好的是從中有些自然生態學上的知識增長
  • 曾到一家過百年歐州集團旗下的子集團的亞州香港分部工作,該分部本身又是從原圵分拆出來從事別的業務關係,屬於新成立的,受到種種因素夾逼下,工作氛圍一天比一天差,即使由一開始的開荒期身兼三個角色 (Regional IT Management+Building Facility Management+Administration tasks)分階段變成純做 IT 工作,再次領教到新加坡管理文化的奇觀。集團面對好景也好,作為亞州控管角色的他們只愛數字官僚遊戲以及壓柞管轄地區內各分部來達到向上匯報完美管理幻象。甚麼也限制工作範圍,經常定出神奇政策自搬大石壓腳指,出事時則只懂推出死猫大餐逼人吞下去,久而久之上上下下氛圍都是朝著反智的方向進發,開業一年左右不少中高層人員毅然離職(有的更不惜放下近十萬元務求快一點跳船)。大玩政治也算了,最令人費解是他們喜歡請一大堆所謂 Solution Design 人士坐館,將多兵少,而且多數只懂向下屬請教如何規劃大小事情!怎麼不找我去當 Solution Designer?一個三萬/四萬元月薪的人,主要的核心工作內容是由數千/萬多/兩萬多月薪的人來為他們完成功課習作? 為求推人上前擋箭時有更高能力戰死得好看一點?節省開支時可以更易製作 Performance review report 幹掉一個而且可造出可觀的節省數字作交代?

第三次 Reboot、不一樣的 Reboot…被冰封的要出土了

[內容準備中…]

 

 

[本文目前字數:4000+]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