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閒想

從城際級/國家級角度去看一項大型工程,誇過多個省市區域的大型工程,往往規模之大變數之多,再神級的領導者也不能預算所有變數,過去的大型工程延期、超支,其實認真去數的話多的是。簡單到一個行人天橋,往往也無法 On time 完成,變數可能只不過是兩個商場之間未能就空調及清潔事宜達成共識!係政治問題,不是工程問題,不可能不政治化。真的是單純方便路過的人過馬路這麼簡單?

如果社會不是如此失去平衡,大家又怎會擔心(除了上咗岸唔做嘢二十年以上都無問題的人)、集中關注、抗拒 一個高速鐵道大工程?若大家真的生活平穩,上位空間不是窄得很,那裡會這麼關心政府再補貼去完成工程?因為大家無信心,眼見政府只搞一些無法解決當前困境的事,高鐵未來五十年成效再好,也難成為大眾的重點所在吧。
當年的玫瑰園計劃沒有同類變數?只是玫瑰園計劃遇上通縮,所以反而埋單節省了金錢…,不過不要忘記,玫瑰園計劃的機場核心工程中,最重要的核心 – 機場 是 Delay 了一年才運作,而且問題多多‧

高鐵開通,到深圳機場的方法又多了最少兩個。一是 深圳北站轉深圳地鐵,二是 深圳北站坐機場各客運大樓的專線巴士。取道深圳機場的客流必定增加。不要單看所謂的大眾,光是跟機場(香港)有關的持份者,一樣有抗拒感。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