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鑿附會…嗎?

感覺有點奇異的神秘學/陰謀論/靈學說也好,正經一點的觀察學/合理懷疑思考也好,近來的好些新聞、官員們「提點」,始終有一些關連性隱隱地存在似的。

低俗的人

最先發現有媒論述低俗的人在社會無處不在,當然筆者所形容的帶點偏頗,但其形容的特質屬性,低俗的人或多或少也有,例如,閒時只管埋首於手機遊戲程式、跟身邊的人討論娛樂新聞朗朗上口。當然,我也認識一些在大企業當重要位置的人,也會在閒時做上述事情的。大抵上分別在於後者己經在社會上有一定地位,若從打工的領域去看。再退一大步,只不過是超級忙碌的時間,忙裡偷閒一下。

此等行為放在一般所謂低級職員的身上,又有多大不好呢?那文章也一一點出,主要是形容哪些人不思進取,終日埋首於無聊、市井的事情上,沒有大志云云。我覺得,哪些人或多或少真的很無聊,不學無術,難以對其它領域有任何興趣,只好從最簡易的事情上埋首。

屋企人支持買樓

其實呢樣嘢一直都有,不是甚麼新鮮事,在樓價離地得不能好好形容的時代下,或許這也是不少人的出路,除非能夠放下這種香港獨有的方程式(打工、買樓、供樓、… 其它的事一切都不切實際的,打工、買樓、供樓 是必要做的事,不能逃避),有自己另外一套生活想法。哪種方程式在香港行之己久,只不過近十多年被更加倍大,尤其有更多的熱錢衝進來的時候。

身邊一樣有人是這樣,父母送首期,甚至幫手供,人數也不少。我覺得家人肯送,無話可說。但有沒有需要因為受到這種幸褔而去轉化成一種霸氣,認為有樓的人才是人呢?是另一個問題。屋企人幫手供、再出現多一個單位可放租,不得了…,自動錢搵錢起來了。財務自由,世界各地都有人希望逹到這種境地,只不過,這種路又必定一帆風順?遠的不說,家族親友間也有人是得到父親相助而買下單位,再買另一單位而將原先單位放租,變有人幫忙供樓似的。奈何租霸出現,變成一身債,要向家人借更多錢來渡過難關…。

每種路都有其風險,承受得到,甚麼也可以擇。自己選擇了,也不需要認為自己所選的才是最最最正確,從而覺得其他人的選擇必定是最最最笨。香港就係好單一價值觀,做乜都死似的,唔一窩蜂去做同一件事便感覺自己不存在。自己的存在與否,有很多事可以做,要按既定方程式去做才能證明自己存在?反過來,在供樓以外的領域上,還有甚麼存在著?經濟學家可以出口術,甚麼甚麼幾年內必定無可能樓價下跌、熱錢源源不絕…。

啟示己出現?

若記得大約十月底至十一月初,政府也站出來提醒市民小心買樓供樓,量力而為…。起初我都感到奇怪,大力推行既定方程式的政府怎麼會彈出這樣的忠告?背後有甚麼大事將會發生?

接住,大陸所謂的打貪(我認為只志在打非我族類),不斷加柴加火,火燒連環船。有前高官又彈出來提大家要好好了解一下大陸的一套…。又有點隱喻似的。又有官員真的很有良心,”唔鐘意嘅大可以離開香港…!”,我真心覺得彈出此言的官員其實很好人,反正局勢改變不了,這一句唔鐘意大可以走,或多或少是一種警號,皆因不知道哪一天開始,連選擇走的自由也會不覆存在…。

美國 FBI 出手了 戰爭進入了另一境界?

香港自古被用在中轉站,很多事情也是,黑錢、違禁品、軍事用品、情報、免稅品、…,多到有排數呢。各國包括大陸也一直長期好好地利用香港的好些特質行事,一些不能太正途地運作的事。平一聲雷,有重量級人物被捉了,涉及天文數字的黑錢…。炮彈未再響起前,種種國際間的勇力早就開始,所以有人指第三次世界大戰其實己經展開,只是暫時流於思想輸出/輸入、經濟聯盟層面。

國際關係從來都嚴重左右各地的政局,再一層層地影響各個領域,一般的新聞當然不會察覺,需要好好整理並併砌出一些現象變化,從而推量出一些可能催生出來的結果。觀察學有趣的地方就是這裡。

平地一聲雷之後,又突然爆出大都會需要清走「低端人口」的大運動,啊!又來一個呼應嗎?好些提點似乎背後早就有人知道暴風雨好快到似的。在窮了幾輩子突然受惠互聯網而一一變成核爆戶(暴發戶的加強版),社會氛圍是一切只向錢看,以財富為本位的階級鬥爭必定再現,分別只在於從前是窮的人比較多,現在是富的人比較多,鬥爭的 Target 反轉了。跟隨主流不一定代表絕對正確,從前一直都推動農村出城打工、鄉鎮城市化、…,到頭來,低層支撐大都會的生成,卻被視為害蟲,擁護車被過橋抽板,淪為過街老身還被扣上「低端人口」的帽子。你可以以很愛超愛一個地方,但哪地方又會否很愛護你呢?在某些文明演進上只會不斷輪迴的國度裡可以說江山跟人民是毫無關係。你有你賣力去襯托祭壇,作為一個堅守崗位的一夥小元素,祭祀完畢,往往灰飛煙滅…

2012 年,是一個很大的轉捩點,龐大的鬥爭思序幕早就升起了,革命從臨。近來聽好些網台節目,有一句話好記得,很多表面上富有的人,多東西仍在供款中,並非真的擁有中,而群人最怕社會動搖不安,心怕一切未到手之前己化為鳥有,…。他們繼而修練出不會反抗的心態,尤其在華人社會必然這樣想居多。

一切都是選擇,各有各的位罝與條件左右選擇。只不過,有沒有需要全情投入地被困在一個既定的方程式之中,繼而被鎖在一個很局限的空間之中存活呢?甚至只是為迎合方程式中的一切關卡去做奴才呢?

Slash 一族、共享經濟模式、…,暫時不知道在香港可以有多大的能耐、有多大的成果,但至少不屬於傳統思想輪迴加上管治催化劑下生成的更困局生態。

戰爭進入了另一境界 熱錢還在嗎?

近來地產界又放風,表示樓價必定穩步上升,繼續有得玩…,另一邊廂又重力地提示大家不再要發夢,專注地埋首既定方程式才是生活之道…。我看到這些造勢,不知可以出一個甚麼樣的表情符號。在寫這個文章時,正值溫書期間的傾刻休息之中,而近日,好像哪個甚麼大市,也在休息之中呢…。說好的所謂穩步呢?賭場又有多少人輸掉了錢呢?還是繼續自己好好準備來年的大計好了,既定方程式?我一向不太喜歡計算的,只喜歡去 Trial Run 及找志同道合的人一起營造出自己適合的小小生態,能夠不打擾他人下簡單存活,閒時能充實於更多有趣的喜好領域就行了。正如我最怕跟住某些雑誌的推動而一窩蜂地做某一件事情一樣。我有我的選擇…。熱錢還在嗎?我不太有興趣知道…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