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

宿命論、命定?It is written…。呼吸機跟抽痰機,還有好些儀器的運作聲響,令耳鼻喉本來早就變差的姐姐更難聽得到我們的說話,當然地,姐姐也比平日更難說話。近年本來已幾近無法通電話,Texting 溝通又有另一困難,家人親人部分不太懂 Texting,甚至不懂文字的。好大機會能「大步誇過」,但更多的長期治療用設施或人員或需安排,到附近走動活動的限制又大大增加似的。


我快樂有時 我叫悶有時
也算上天的恩賜
回頭是憤慨 看不到未來
於年月裡比賽

時光機永未及發明 哪裡覓證明
轉季讓半山結冰
這嘀嗒 又嘀嗒
時鐘似簷篷滴雨聲

戰鬥亦有時 跳舞亦有時
分不到魔鬼天使
情慾或理智 這生有限時
怎釐定那主次

投身於那六道旅程 已再沒姓名
轉世讓記憶結冰
永生間 彈指間
時光裡盲目地遠征

命定

image
Ref.: http://cantonpopblog.blogspot.hk/2014/12/blog-post_31.html

作者:何詠晞

         由周國賢作曲,小克填詞的〈有時〉收錄於周國賢2010年細碟專輯《Implode》。小克是新時代運動的信徒,當中很多思想(如「輪迴」)跟佛教的核心理念相同,所以小克亦是一位禪佛之人,在其漫畫集(如《佛光初現》)也才一些關於佛理和輪迴的作品。而小克在〈有時〉中亦加入了大量哲學和佛教思想,以下將詳細說明。

首段詞人為整首詞定下「命定」的基調。「有時」指時間,我的快樂和叫悶都是在某一刻,而且是來自「上天」的,是命運所註定。接著寫人們面對時間流逝的狀況,回望過去是憤怒的,也看不見未來,因為「時光機永未及發明」。故此人們對於過去、未來也不能掌握,尋覓不到存在的「證明」。所以只能「於年月裡比賽」,庸碌地生活。

         接著詞寫時間快速轉動,轉季的一瞬已讓半山結冰。「這秒針/轉個彎/繁華極短暫」同指時間快速流逝,亦有可能是隱喻人生。人們常覺得人生漫長,但在小克的宇宙觀裡一切其實只是繁華短暫,而且受命運牽制,善惡聚散人生種種也定了早晚。「永有著時間驅使/歷史的恩怨時代迫使」這處進一步強調「有時」是絕對的命定,更重要是推演著所有事情的發生,是無可避免的,即佛教的「緣起」。

         第四節抬頭望見北斗,北斗星是永恆不變的,是一種超然存在,超越時空限制,它永遠亮透的狀態彷彿它已經看透了世事。另外北斗星還有一種「引導」的味道,引導所有事情,亦是「命定」的意思。「半生奔馳」呼應開首「年月裡比賽」,勞碌半生的結果就是成為「試管嬰兒」。試管嬰兒是人造、非自然的,而且經常失敗。這裡反思的是面對命運人類努力所做的東西其實是否有用?而且人們還在困惑「怎麼那北斗永亮透」,即代表人們還未理解命運。

         第五節「戰鬥」和「跳舞」,詞人卻說「分不到魔鬼天使」,即是哪件事才是好也分不清楚。「情慾或理智/這生有限時」指人們無論抱著怎樣態度,這一生都是有限的,人們怎樣才能才可釐定每件事情的主次。歌詞上半部一直敘述「有時」的世界狀態,現在詞人再退後一步,站在「有時」之外看人們如何處理這種狀態。

         接著詞人進入整個宇宙觀,「六道」是佛教名詞,意指六種欲界眾生的種類形態或說是境界,也是在凡夫眾生輪迴之道途。﹝1﹞在六道裡「我」這個主體可以不再存在,即是放下自我的狀態。「轉世」亦含有強烈輪迴意味,詞人在這裡提出「讓記憶結冰」,將它封印在時間之外,進入永恆的狀態。在「永生」在「彈指」在時光裡一切也是不可知的,世界其實就是不斷輪迴,不會完結,詞人再度指向永恆。「永生」有可能是「彈指」,相反亦然,最終無論是一瞬或不朽都是回歸永恆歸一的狀態。既然一切命定,那倒不如放下執著。

         詞人漸漸開始明白真理,因為「空間裡的真相不會知」,我們無法執著「有時」,更無法參透「有時」之外世界種種。詞人提出「相對問題遇到相對問題」,表示世界其實是相對的,有一個問題解決就有另一個問題出現,這是一個十分辯證的想法。接著的「四度宇宙」是由愛因斯坦所提出的時空概念,空間的長、寬、高構成三維,愛因斯坦加上多一條時間軸,變成四維。﹝2﹞三維是我們日常生活的空間,詞人借此表達三維以外,即是超越我們理解以外,這個宇宙是有自己一套運用方式。而「愛恨」--人類早已活埋在時間裡早已活埋,一切的情感其實就在「有時」這個框框裡。

         下一節「新愛或舊愛/沒盛載/最後也失散」,呼應開首的「聚或散也定了早晚」緊扣命定的主題,一切緣起緣盡,自有命數。假若人們盼望時間停留,其實自己也不清楚想停留在哪一天,這處再次呼應「半生奔馳」,庸碌半生其實不清楚自己擁有甚麼。

         末段「從維度裡繼續破解光速的變奏/空間的結構」,總合出世界就是由時間與空間所建構組成。但在這裡詞人卻在最後寫出面對這個世界的態度:無論是一瞬或不朽,只要在某個時效「我」能在記憶找到「你」,分與秒結合,放開生死,那麼「最終會不分我或你」,一切超越時空,回到歸一的狀態。而這一段其實就是在呼應「投身於那六道旅程」那段,「一瞬或不朽」對應「永生間/彈指間」;冰印的「回憶」在末段再度出現讓「我」能找「你」,為何最後「不分我或你」,是因為我們在六道其實早已沒姓名。這一段巧妙的呼應重申詞人「放下執念」的想法。

         這首作品在用字上如六道、轉世、永生、彈指都是充滿佛教含意,而他巧妙運用多組相反詞如善惡、聚散、生死,最後表達一種歸一永恆的狀態,亦是充滿禪意。小克在〈有時〉將哲理與佛理融合,他認為「命運」是萬物皆有命定,而且輪迴循環不息。面對命運世人選擇庸碌地生活讓時間流逝,但這樣其實沒有真正活着。小克最後提出的是既然一切也是命定,永恆不止,最後甚至回到歸一。那麼時間、命運是怎樣其實也沒所謂。小克做到的是思想上「超越時空」,那才能放下執着,活在當下。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