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下白泥騎行

2020年08月15日

難得再跟跌打醫師車友出車

疫情下的運動選擇

疫情反覆,都係那一句,左想右想都只有單車是比較安全的活動之一,人多的地方可以迅速迴避,即使路上遇上其他車友有興趣前往同一方向、同一地點,大家始終都有一點距離,就跟道路上有很多外賣電單車一同走動、一同等燈位差不多,而去到目的地、休息地方,大家各自找個地方休息、補水、進食些少東西(踩單車不能吃太飽,不會吃大餐)。午餐/晚餐即使要到餐廳進行,也必須分枱進行,跟一般人有必須在外用餐一樣,但我們還多了一個難題,部單車要好好地停泊好並不容易,因為私家單車的配件往往十分容易拆下,鎖車架鎖車輪也只能短暫停放,視線範圍外的話更不會放心,所以,各自搵食外賣再找個空曠地方各自進食也很常見。

八時起來 九時早餐 十時出發 十時半便遇過雲雨

跟醫師所住的地方都近,就在附近先來個早餐,然後推去相約好的地方。正式開始上路不久便下大雨起來,找個橋底避雨,一避又近半小時了。大概是十一時左右才到醫師提議路線的第一站 – 靈渡寺。在靈渡寺小休補水後便經一條上山落山均很急斜的道路往下白泥。

流浮山隱世地方進行午膳

大多數人一提起流浮山吃飯,必定只會想起流浮山迴旋處巴士總站一帶的餐廳酒樓,但那處價錢未必太理想,環境及服務也是,今次幸得醫師帶路,再踩多一點點路去到另一處,有一個面積都算大的酒家,酒家只開了其中一個廳,二人一枱,大枱則中間有高板分隔,每邊都是坐二人。那個酒家有多大?酒家範圍內有一條車路連接大門一處空地及內部悙車場,單線雙程,路的兩端有手動轉動的指示牌(去/停)似乎旺場時會有職員維持交通跌序呢。不過自來旅遊巴是不能駛進的,大貨車來送貨也十分困難地移動並調頭。

無名路折返 再到避風塘其中一條防波堤

飯後又休息了一段時間,經無名路返回天水圍,再返回屯門。時間尚早,我再到屯門避風塘東面的防波堤放空一下,看看天、看看海、看看船、看看飛機、看看雲…。

靈渡寺

歴史悠久得不得之了的寺廟 – 南北朝己建成

相傳露渡寺己有 1600 年歷史,不少近五十年的文獻稱之為 1500 年歷史,但步進 2010 年代,己經要改稱為 1600 年歷史了。就是南北朝時期己有記載露渡寺的存在,寺廟本身經過 N 次修整及改名,最近兩次修整是 70 年代及 2003 年。寺廟跟青山禪院的杯渡禪師有些關連,有興趣的話可以參考其它文獻。

簡單介紹

寺內外有很多很多對聯,單是正門己有幾對了。風格不一的對聯似乎源自不同朝代,另有青銅古鐘一個,石製化寶爐一個等等。比較特別吸引的一個大木牌是以明朝體刻成(明朝體,即是大陸常叫的 宋體、香港/台灣常叫的明體、日本叫作明朝體,印刷術開始盛行時的一種十分普及的字體),不過它並非明朝或宋朝的東西,而是民國時期的製作。

相集 – 靈渡寺

有機會帶同 DSLR 相機去再拍一下的話也不錯,附近也有不少蝴蝶棲息

相集 – 屯門避風塘防波堤(東)

很多年沒有再飲沙示了,但己找不回昔日的味道,或許…、未必…、不過…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