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奇的日本熱

今天乘坐巴士時,拍下一間位於長沙灣道,近欽洲街交界的小店,它的大門口上方有一個彷 JR East 站名的招牌。

港日友好離奇大提速(上)

哈日、好日 Vs. 韓風

不少香港人將日本視之為自己的另一個鄉下都不是近十年的事了,韓風怎樣吹也難以取代很多很多人對日本的那種深厚的喜歡,甚至是延伸至生活細節上的習慣性。日本文化自八十年代起己不斷擴大範圍,深深打進普遍人們生活的點滴細節上,跟韓風大不同,不會局限於追星或極不像樣的所謂韓國菜飲食層面上。

題外話,正宗的韓國餐其實不大可能在香港流行起來,要看似正宗一點的話,枱要很大很大,滿是前菜配菜,主菜只是中央一點點狀似配角。

近代的韓文其實完全消失掉漢字元素,漢字詞匯只保留發音,嵌進韓文的「字」之中,而各個字均以母音符號及子音符號併合而成,即是一粒韓文字其實能夾雜了多個發音元素。從文字學去看,有専家形容為最先進的文字之一,畢境是近四百年才面世的吧。但從文化去看,明明說話用詞上並沒有擺脫漢字的影響力,但書寫出來是又要呈現至去漢化,而且寫起來又不見得比漢字容易書寫了很多。這種矛盾狀況某程度上顯示了「為做而做」的成份吧。

不過我倒想知道近代韓文尚未出現時,朝鮮半島語言上夾雜漢學文化又夾雜潮鮮文化之下,到底當時是怎樣書寫呢?朝鮮從前有沒有自己的文字呢?還是被受漢文化與政治深深影響之下,早己消失得無影無蹤?

日資進駐大提速

二十多年前起,一度出現日資退走潮,最明顯例子是日資大型百貨店相繼結朿香港建立了二十至三十多年的根基,雖然大部分分析集中提及因為日本經濟低迷,大集團都縮小規模等等,但這些分析近十多年再看一遍又有點自相矛盾,日本近年經歷經濟低迷持續、311 太平洋大震災、核事故引發大規模節電、超級強颱風、氣候影響下的極大豪雨大增、…,光是天災己經多到爆燈了吧,其它範疇都不用多談了,但在此情此境下反而有更多大大小小的企業均出走世界,打破日本不少民族包伏積極向外拓展。

近年的大氣候影響下,不少西方企業均出現信心問題,不是徹退/準備徹退,就是縮小規模。但反觀日企們就截然不同,直接點說似乎是西退日進似的。在近幾年美方從反亞州的大策略風氣下,日本本來就跟著走,理應是跟中方對立的一員。但就香港(其實大陸地區也有,只是程度不同)而言,完全不受那些政治大勢影響似的,十分奇怪。很多層面不難看到種種反西方的評論、抗議、隔空罵戰天天上演,甚至出現好些政策上的互相封殺或阻撓。對待日本呢?截然不同,大家有沒有覺得奇怪?近十年大陸地區流行久不久就玩弄民族主議搞起反日行動,往往更淪為街頭動亂打搶搗亂,但這種程度的行動卻未有在香港同步推動。

轉為以日本財團作為填補?

政策上打算遠美近日?近排太多煩惱的事情出現了,暫時未有心機去想太多住…。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