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討厭 Apple

部分人或許對我討厭 Apple 的事情上有些誤解,以為我是為反而反…。


其實我跟不少理性用家相同,深知道 Apple 從來都沒有任何科技上的創新,Steve jobs 重返 Apple 時也表明他們已經不在做科技公司,主要是 Marketing,將很多已存在的東西包裝再推銷。從科技角度我不打算說太多了,科技工作者也普遍不會喜歡它們的產品,就是不想老是被 Apple 當成白痴的一樣去生活;也不想處處受到限制,必定只有一個或幾個它指定的方式去完成事情;就是喜歡有自己的方式去 Customize 工作及使用方法。何解我要活像信徒般去跟著規條而活?

你可以以欣賞角度去理解 Apple 的業務,但我實在深明該公司從每一個工作細節起對跟它們合作的供應商、服務提供者進行壓榨,那些公司願意繼續為它提供配件、零件、材料、服務,大多只為刷好招牌,宣示自己跟它有合作關係而已。每個月均被投訴違返了甚麼甚麼 SLA (Service Level Agreement),然後又要向它作出賠償,到頭來單計跟它合作的工作上有沒有錢賺也是一個問題。

曾於某家 第三方物流 公司工作,從主理 Apple projects 的同事方面得知,Apple 的分店時不時便會大改形象,員工的服飾也會大變身,這些都需要找來 第三方物流公司 合作,作為分店與物料供應商之間的橋樑。沒錯,不是單純的物料分發,而是夾在中間的苦主。

甚麼是第三方物流?簡單點說是沒事找事做的物流公司,願意替廠商除了做物資分發及暫存外,再替廠商處理好些廠商本身不打算自行處理的任何事情,只要雙方簽署好文件便行。例如,生產索帶的公司可以叫廠房數以噸計地生產付運到第三方物流儲存,要開始供貨給客戶時才吩咐第三方物流公司做 Q.C. 找出不良品,並按不同訂單按指示進行分類及包裝,然後才真正做物流的部分,安排交通接駁方法去派送貨物。生產良率的分析工作也大部分地轉移到第三方物流的身上…

Apple project team 的人久不久便在叫苦,也甚少有空安安樂樂地吃午飯,更加難準時收工,早一點下班也難。Apple 分店大變身,最喜歡的就是下午傍晚才出電郵轟炸,東要求西要求,翌日早上便要派送,以便物資於各分店準備好,晚間安排室內工程公司到場大變身。如事者,一旦無法逹標,工作做不完未能完成,又可以出投訴信等收賠償了…

這只是冰山一角,我討厭 Apple,是基於它們努力壓榨從而獲取暴利,而它們的產品往往也是 Over-priced。近十年已經多了創意藝術行業的人員不再使用 Mac 機,見客時才拿出 Macbook…,稍為有一點電腦知識的藝術人,深明自己砌一台 PC 工作,效能/成本 比是更高更值得投放。除了 Adobe 跟 Apple 反面(曾經 Friend 到打 Band),今時今日不少產品早就 PC 傾向或 PC 優先外,Over-priced 及封閉的相容配搭也是主因。舉個例,今天的 Apple computers 產品已經近乎無法隨心所慾配上機內硬件了,外置成唯一出路,但因為需要 Licence 關係 Over-priced 的周邊產品令人卻步,昔日仍能打機箱加改硬件時,同一功能的介面卡,Mac 機就是需要 Mac 版的才能操作,分別只在於 Driver 上嗎?其實言也是不太重要的成本(商用/工業用往往也需要好些 Linux/Unix Driver 吧),更重要的是需要加上昂貴的識別晶片,Mac OS 才會授權去驅動硬件。昔日的 Sound card、Graphic card,均較同一型號的 PC 版可以貴上一倍。

所謂的 Apple/ixxxxx/Mac 相容,昔日 Operating systems 更百花齊放的時代裡,Device drivers 更本沒有難度,相容五六種甚至更多的也不會令成本大增很多,反而是專利的權利金才是負擔,要產品能在 Apple/Mac 產品上正常使用,需要支付大額入場費以及奉獻每一件產品的收益,去支持 『菓廟』 的營運以及其精神力量推廣工作。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